ITU

致力于连通世界

国际电信世界大会(WCIT-12) 第一次全体会议: 哈玛德∙图埃博士


国际电联秘书长哈玛德图埃博士

国际电信世界大会(WCIT-12)第一次全体会议

2012年12月3日,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迪拜


各位阁下,
主席先生,
尊敬的各位代表,
女士们,先生们:  

感谢大家为我提供这次机会,谈一谈未来两周我们将要在迪拜进行的工作。

然而,首先,我希望稍微用一点时间对1988年墨尔本大会的成果– 最初的《国际电信规则》– 所取得的成就表示敬意。

1988年《国际电信规则》的谈判是由具有公共情怀的公务员和电信工程师进行的,在那个时代,公务员和电信工程师完全是一回事。

他们承认通信网络和服务内在的巨大公共利益。因此,最初的《国际电信规则》为我们在整个信息通信技术行业见证的惊人增长奠定了基础。
 

1988年的《国际电信规则》:

最初的《国际电信规则》为ICT行业的自由化奠定了基础,对此我们均应深怀感激。

它们为我们在过去二十年间亲眼所见的爆炸性增长铺平了道路。

1988年,全世界仅有430万移动蜂窝用户。如今,移动用户超过了六十亿  – 增长了一千多倍!

1988年,除少数科学研究人员外,几乎没有人上网。如今,我们已经拥有了近25亿互联网用户。

在本届大会的筹备过程中,我们听到和看到了很多有关国际电联或联合国试图接管互联网的说法。

让我再次明确声明:

WCIT关乎确保能够连通无法获取移动电话的十亿人口。

并且连通目前仍无法上网的45亿人口。

在促进ICT行业的快速发展方面,1988年的《国际电信规则》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它们也使互联网的全球部署成为可能,为此,我们应再次向1988年墨尔本大会的东道国 – 澳大利亚 – 表示感谢,今天,澳大利亚的参会代表是Stephen Conroy参议员,当然,当年澳大利亚的参会代表是Dick Butler秘书长,他不幸于今年早些时候过世了。

女士们,先生们:

国际电联的很多其它活动继续成为互联网增长的基本组成部分,互联网日常使用的国际电联标准包括:

在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ICT日益成为我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部分 – 不仅是作为通信方式,而且是作为新闻、娱乐、信息和教育的来源。

对于越来越多的全球人口而言,ICT也是收入、节约和就业机会的重要来源。

世界各地对ICT的需求继续保持增长 – 对于ICT能够为人类提供如此成功的服务,我们应向自己表示庆贺。

我们设法度过了两次世界大战和一次冷战,以及一系列经济萧条和衰退。

这并非是侥幸或者偶然 – 这应归功于每个主管部门付出的辛勤工作。

在过去25年期间,ICT增长方面的进步是最为非凡的成就,这些成就的取得,至少要部分地归功于《国际电信规则》中阐明的各项原则和基本规则。

互联网不再是在工作范围和利益方面仅仅限于发达世界的一项创新。它已成为一个全球性的现象。

我认为,我们都会同意这种说法,即,互联网是一项宝贵的全球公共资源,世界上每个公民均应从中受益。

尊敬的各位代表,
女士们,先生们:

我认为,我们还会同意,即,只有持续地采用一种多利益攸关方的方法,才能保证在提高全世界的上网率方面取得持续的进展。

在本届WCIT-12上,您将看到国际电联作为多利益攸关方原创组织的出色体现。

在迪拜,这是通过我们在国家代表团的构成中见证的极大多样化而实现的,其中包括政府、业界和公民社会代表,以及技术和法律专家,他们为实现公共利益而汇聚一堂。

在筹备本次会议的过程中,国际电联千方百计地确保每位代表都能拥有发言权,而且每位代表的声音都能被听到。

的确,在过去的数周和数月内,我们听到了来自各方面和各利益攸关方的意见。通过网上和印刷媒体的传播以及通过博客和社交媒体网站的传播,形成了十分有益的辩论。

而且我们感谢就辩论提交的每一份文稿。

我本人感到欣慰的是,过去的数月期间,我得以会见民间社会的代表,聆听其意见,了解他们关心的问题以及对未来的期待。

此时,他们在这个会议厅与我们汇聚一堂,让我们欢迎公民社会组织参加本届大会,包括第19条、公共知识、信息技术促变革以及互联网社会等,以及诸如儿童虐待预防与处理法(CAPTA)和信息社会非洲公民社会(ACSIS)等区域性组织等很多其它公民社会组织。

让我们对互联网名称与数字地址分配机构(ICANN)表示特别欢迎,该机构的新任总裁兼首席执行官、今天上午向我们致辞的Fadi Chehadé先生,以及该机构的董事长Steve Crocker先生,作为特别嘉宾也出席了今天的大会。

I我期待着国际电联和ICANN能够发扬积极的协作精神,通过团结协作带来的令人振奋的机遇和所能取得的成果。

ICANN和国际电联的工作可以并且应该是完全互补的。

而且,我们应明确地指出,国际电联不想也不愿意在诸如域名这类关键互联网资源方面发挥作用 – 国际电联不拥有挑战ICANN的职责和能力的任何职责。

我相信,在Chehadé先生的领导下,我们将进入一个合作和理解的新时期 – 一个将有益于连通世界的时期。

我认为,这充分表明了WCIT-12是一届多么开放的会议。

通过各个代表团和各利益攸关方,我们拥有现场参会者。

而且,我们还欢迎全世界的媒体和公众成员通过远程在线参会方式,从迪拜以及从世界各地出席本届大会。

在过去的数月间,通过各成员国提交正式文稿的形式,并通过更广泛的听众提供非正式意见和文稿的形式,当然还通过出版的很多文章和博客,我们听到了很多利益攸关方的意见。

的确,围绕本届大会出现了种种议论和喧嚣,这是理所当然的。

但是,让我在这里稍微谈论一下“沉默”的问题。

有一句古老的非洲谚语是这样说的:

我认为,这也就是为什么了解沉默的大多数的所思和所想如此重要的原因。

而且,我们应当记住,在网络世界,沉默的大多数包括全世界目前仍然无法上网的三分之二的人口。

因此,在我们欢迎并确实期待着在未来两周内听取众多的个人看法时,我们还应记住甘地所说过的一句名言:

尊敬的各位同事,

你们来到这里,目的是就一项条约开展谈判。

成员国之所以成为缔约国,是因为它们期待着签署条约所带来的利益 – 无论是商业、道德或任何其它方面的利益 – 能够超过任何潜在的不利。

我的希望和信心 – 我相信大家都有同感 – 通过自愿来到这里参加谈判,大家将寻求能够惠及人人的双赢解决方案。

因为,我们的确能够从中受益无穷。

尊敬的各位代表,
女士们,先生们:

我们要实现的最重要的目标,是使宽带的益处惠及全世界所有的人。

在提供有出色设施和连通性的迪拜,我们很容易忘记,对于世界三分之二的人来说,互联网仅仅还是一个梦想。


在国际电联多数的成员国中,多数人仍然无法获取所谓的有史以来人类能够获得的无与伦比的公益,尽管这种说法仍存在着争议。

1988年的《国际电信规则》开辟了通往无所不在的移动连通性的道路。

我们如何确保2012年的《国际电信规则》能够为宽带做出同样的壮举?

正如今天早些时候,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在致辞中所说:

在迪拜,在成员国提案的基础上,我们将审查若干极有希望能够达成折中案文的领域,并由此,为与日俱增的ICT基础设施建设和环绕世界的接入作好准备。

这些议题包括:

我希望提醒大家的是,在所有这些方面,我们需要恪守最高层面的原则,推动持续的竞争、创新和增长。

我欣慰地注意到,若干WCIT-12文稿提醒了我们有关这些问题的一些国际电联声明,在此请允许我引述其中的一些声明如下:

尊敬的各位同事:

众所周知,《国际电信规则》第6条涉及财务问题的有关讨论将是非常敏感的。

但是,我相信,所有人都会同意,有必要促进宽带的持续发展。

而且,所有人都会同意,正如宽带委员会认识到的,竞争在促进投资过程中的重要性。

基于上述两点,我希望敦促你们考虑如何才能最好地调整第6条,使之能够帮助实现众望所归的目标,即:将宽带的益处惠及全世界所有的人。

一些人表示,宽带是一个国内问题,因此不属于《国际电信规则》的工作范围。

然而,在地球村中,很难接受这种观点。

如果一个国家不具备足够的ICT基础设施 – 在21世纪其中必须包括宽带 – 那么,它就根本无法参与全球市场。

这对该国的公民是一种惩罚 – 但也是对其它国家公民的惩罚,因为后者无法从与前者的互动中受益。

因此,获取现代、高速的电信服务并非仅仅是一个国内问题。

相反,它是最重要的国际问题之一,而这是自1865年各国政府为解决国际互联问题而创立国际电联之日起我们就了解的事实。

成员国提交的不同文稿为我们提供了关于修订后的框架概貌的不同观点,我希望为这些意见向各成员国表示感谢。

所以,让我们团结协作,找出这些不同的意见中有哪些共同点,并找出有助于今后数十年带动ICT网络增长的共识。

尊敬的各位代表,
女士们,先生们:

在筹备WCIT的数月期间,有关本届会议的一些不实信息频频见诸于各种媒体 – 为纠正这些不实信息,我的工作人员以及我本人尽了很大努力。

对于澄清朴素的事实以及未来两周内我们有望在迪拜实现的巨大利益而言,这种不实的信息没有任何帮助。

即便如此,我还是希望感谢那些发表了有关WCIT-12材料的人,包括那些歪曲者,正是这些人在仅仅数月期间的不懈努力,才使世界各地的公众能够关注这些重要的问题。

尽管我们不同意他们所说的所有内容,但他们在参与这一进程的过程中发挥了积极作用,我们对这种参与表示欢迎。

而且,正是由于这种关注,人们才如此热衷谈论《国际电信规则》,而这是从未发生过的事情。

正如爱尔兰的剧作家奥斯卡∙王尔德曾经说过的:

尽管如此,让我借此机会谈一谈围绕WCIT-12产生的这些神话,并借此机会澄清若干问题。

最挥之不去的神话之一是关于表达自由的问题。一些人说,本届会议可能会以某种方式限制信息的公开自由流动。

然而,在国际电联《组织法》第33条中,各成员国承认公众使用国际公共通信业务进行通信的权利。

《国际电信规则》不能与该条款或者国际电联《组织法》中的任何其它条款相矛盾。

在《世界人权宣言》第19条中也同样明确了这一概念,在此全文引述如下:

显然,在此问题上存在着普遍的共识,即,这些自由是不能够谈判的,正如今天上午潘基文提醒我们的那样。

因此,在迪拜,我们不是要挑战第19条或者《世界人权宣言》中的任何其它条款。

针对这一问题,我要说,本人对突尼斯及其它国家关于在《国际电信规则》中纳入一个有关表达自由的条款的提案表示欢迎,并期待着在修订后的《国际电信规则》序言中强调这一问题。

还有人担心,在更新的《国际电信规则》中,新条款可能会促使政府的新闻检查合法化。

我完全同意,不应发生这种情况。

本届大会将不会对保护表达自由的权利、通信权和隐私权的需求构成障碍。

但我们必须认识到,在缺少安全的情况下,所有这些自由都将无法存在 – 尤其是在网络世界。

如果您 – 您的个人信息、银行的详细信息甚至您的身份 – 缺乏安全保障,您如何能够有信心使用ICT、信任ICT?

自从召开WSIS以来,人们广泛支持加强认识使用ICT过程中安全的重要性。

WSIS将这一微妙的问题指定给国际电联处理。我们非常清楚,在平衡自由和隐私的需求以及安全性的需求方面,存在着一条不能跨越的清晰界限。

所以,我敦促各位,希望大家能够本着善意团结协作,从而达成一项合理、可靠和体面的妥协。

从而使我们都能获益于:

正如此前我所说的 – 赢取一场战争的唯一方式是先要避免战争。

本届大会正是践行这一原则的适当场合。

尊敬的各位代表,
女士们,先生们:

经济可承受性这一简单的问题仍然是全世界数十亿无法上网的人所面临的最大的一个障碍。

众所周知,在多数发展中国家,连接费用过于高昂。

而且不仅仅是在发展中国家。

最近,在纽约的一个酒店,我不得不为三天的互联网接入支付76美元,这相当于每个月760美元。

有谁能承受这种价格?

然而,对于同样的连接,美国公民仅需每月支付10美元。

我们还熟知,在世界很多地方,国际移动漫游的资费仍然太高。

我们都希望看到全世界互联网的使用能够继续增长。

而且我断定,我们都希望消费者感到他们在漫游时能够物有所值。

我们期待着你们能够在未来的两周内就这些问题展开讨论和辩论。

我相信,以国际电联的传统,我们将找到共识。

我们将找到降低互联网连通费用的办法,同时确保运营商可获得足够的收入,以部署宽带基础设施。

而且,我们还将找到确保消费者和运营商均能感到漫游价格是公平合理的解决办法。

当然,是通过共识,我所说的共识是就国际电联名不虚传的传统而言的。

为达成共识,各位代表需要显示出妥协的意愿。

因此,我敦促你们为了共同利益而团结协作 – 本着国际电联名不虚传的传统。

尊敬的各位同事,

我们决不能满足于将网络世界的利益看成是理所当然的。

全世界有三分之一的人(包括我们这些身在迪拜的人)期待着能够容易地获取网上信息。

全世界有三分之一的人期待着能够为自己的后代提供适当的教育,使自己的后代能够从网上获得他们所需的所有学术资源。

全世界有三分之一的人期待着能够为自己以及他们的家庭提供体面的卫生保健 – 并使医生和卫生保健供应商能够从网上获取所有医疗信息。

但是,众所周知,如今全世界有三分之二的人无从拥有这些待遇。

如果他们仍旧无法连通互联网,他们将永远不会拥有这些待遇。

世界上所有的人,无论来自哪个区域,均有权参与知识社会以及正在显现的数字经济:

因此,我恳请你们认识到采取措施、在各国和各个区域促进全世界的宽带接入的重要性,并帮助实现全面的包容性。

这是你们的道德责任。

而正如美国的开国元勋和品德高尚的伟大公务员之一乔治∙华盛顿曾经说过的:

本届大会有能力确保:

尊敬的各位代表,
女士们,先生们:

我毫不怀疑,本届大会所面临的工作将是繁重的、建设性的和富有成效的。

无论黑夜如何漫长,黎明终将到来。

我毫不怀疑,我们有时会为寻求一致而发生争执。

但是,我们不要混淆有关前进道路的不同意见和有关我们共同目标的不同意见。

是的,我们将一如既往,欢迎不同意见。

在迪拜,我们看到的将不是人与人之间的冲突,而是思想之间的摩擦和碰撞。

众所周知,摩擦产生火花。

这种火花可帮助我们看到我们的共同目标。

我们的共同目标;

团结起来 – 我们就完全能够做到这一点。

团结起来 – 我们就完全能够让世界变得更美好。

团结起来 – 我们就完全有能力创造一个盛行社会公正和经济公平的新世界。

所以,让我们开始工作吧!

谢谢大家!
不胜感谢之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