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电联新闻月刊》杂志

电信业动态

English  |  Español  |  Français  |  Русский  |  download pdf
                     

2011年国际劳动妇女节是实现平等诺言的时候了
高级专题讨论会: 年轻女性为什么鄙视技术,怎样扭转这一趋势?
cover
image
摄影: ITU/P. Letcher
从左至右:芬兰通信部长 Suvi Lindén、国际电联战 略规划和成员部负责人 Doreen Bogdan-Martin 以及 塞尔维亚电信和信息社会部长 Jasna Matić

每年3月8日庆祝的国际劳动妇 女节是对女性取得的经济、政 治和社会成就的肯定。2011年 的主题为“平等接受教育、培 训和利用科技的权利:妇女通 往体面工作之路”。首次纪念 国际劳动妇女节是在1911年。

为庆祝第100个妇女节,国 际电联于2011年3月10日组织 了一场高级专题讨论会。国际 电联战略规划和成员部负责 人Doreen Bogdan-Martin宣布 讨论会开幕。她说:“作为在 信息通信技术(ICT)领域的联 合国专门机构国际电联任职的 一位女性,和热衷于让女性 充分发挥其潜力的个体,这 次讨论会对我个人意义尤为 重大。”

      “别再提中国、印 度和互联网啦:女 性才是经济增长的 推动力。”

《经济学人》

Bogdan-Martin女士评论 说,《经济学人》中的一段 话“别再提中国、印度和互联 网啦:女性才是经济增长的推 动力”应成为每个职业女性的 座右铭。她强调了让年轻女子 入学并确保其完成学业的重 要性。正如联合国教科文组 织(UNESCO)曾报道的:“让 年轻女子接受教育可以显著 降低其子女在5岁前死亡的几 率……受过教育的年轻女子在 家里更出活,在单位收入更 高,也更有能力参与社会、经 济和政治决策。”

“在一个对技能 有明确需求,薪酬 属就业市场中最 高,并可以为推动 社会和经济发展发 挥实质性作用的领 域,什么样的女性 会不愿意加入其中 呢?”      

信息通信技术职业收入 较高,但全球似乎都面临人 才短缺的问题。欧洲联盟估 计,10年内本区域信息通信 技术行业的职位缺口将达到 30万人左右; 在全球范围 内,预计人员短缺将接近120 万。Bogdan-Martin女士在强 调这几个统计数字的同时补充 道:“试问:在一个对技能有 明确需求,薪酬属就业市场 中最高,并可以为推动社会和 经济发展发挥实质性作用的领 域,什么样的女性会不愿意加 入其中呢?”

      Doreen Bogdan-Martin Doreen Bogdan-Martin女士自 2008年初起担任国际电联战略 规划和成员部负责人。她原为 国际电联电信标准化局监管和 市场环境处负责人。在加入国 际电联之前是美国国家电信和 信息管理局(NTIA)电信政策专 家。她获得过通信政策专业的 硕士学位。
Jasna Matić Jasna Matić是塞尔维亚电信和 信息社会部长。她获得过工程 学位,在成为政府顾问及随后 在华盛顿担任世界银行顾问之 前当过土木工程师。此后还担 任过政府几个高级职务,2008 年任电信和信息社会部长。
Victor Agnellini Victor Agnellini是阿尔卡特-朗 讯公司转型计划全球高级副总 裁,负责管理使阿尔卡特-朗 讯公司处于世界信息通信技术 演进前沿的战略和计划。
Suvi Lindén Suvi Lindén是芬兰通信部 长。她获得过计算机科学 学位和科学硕士学位。2010 年,她因芬兰成为世界上第 一个把宽带接入作为每位 公民法定权利的国家而名 噪一时
Anastasia Ailamaki Anastasia Ailamaki是洛桑联邦 理工大学(EPFL)计算机和通信 科学学院数据密集型应用和系 统实验室主任,也是卡内基梅 隆大学的兼职教授。
Aurora Velez Aurora Velez是Euronews (欧洲新闻电视台)旗舰教育 系列节目“学习世界”的首席 制作人。该节目每周播出一 次,带领世界各地的观众观察 全球教育领域的挑战、趋势和 成功事例。
Inal Uygur Inal Uygur是日内瓦国际学校 程序和项目部负责人,在该校 讲授知识论。他在麻省理工学 院(MIT)计算机科学和工程系 获得过科学学士学位,在担任 现职以前已从事信息通信技术 专业工作20多年。
Alethea Lodge-Clarke Alethea Lodge-Clarke是微软 “ 公私伙伴关系” 和 “DigiGirlz计划”的程序经 理,主要侧重提高年轻女子和 妇女能力的项目。她在牙买加 出生、长大,现居美国。
Alethea Lodge-Clarke Gitanjali Sah是国际电联政策分 析员,专业领域是“信息通信 技术促发展”(ICT4D)和电子 政府项目的落实。她曾为印度 国家和邦的政策进程效力,包 括起草关于信息通信技术教育 的政策。
Speranza Ndege Speranza Ndege是 肯 雅 塔 大 学 开放、远程和电子教学研究 所主任,曾任非洲虚拟大学学 习中心主任。她是信息通信技 术/电子教学专家,曾获得过 计算机信息系统专业的科学 硕士学位。

Bogdan-Martin女士接着主 持了以“跟IT姑娘分手?为什 么年轻女性弃技术而去?”为 题的互动式讨论,讨论会嘉宾 来自政府、私营部门、学术 机构和新闻媒体。下面是回答 Bogdan-Martin女士提问的重点 内容。

关于女性与技术 的经验交流

Matić部长,作为一位选择 研究工程问题的女性,您对 如何看待女性加入以男性为 主的行业肯定有所体验。支 持和鼓励女性加入男性的传 统行业,重要性在哪里?

Jasna Matić: 无论是选修 建筑工程学位还是选修工商管 理硕士课程,我都是为数不多 的入选女性之一。其实在这之 前,我上高中选择数学作为专 业时这种体验就开始了。当时 我15岁,我们班有24位男生, 女生只有我和另外两位。我们 三个女生是班上成绩最好的。 我们胆大,把数学作为我们的 职业道路,那些比我们数学成 绩差的女生对这门课试都不敢 试,因为她们没有得到一点鼓 励。我们三个在家都受到了鼓 励,父母说我们想成为什么的 人都可以。男生显然受到家庭 的鼓励和支持,他们不管才智 如何,都会追求自己的梦想。 在我进大学学习建筑工程的时 候,有一位老师当着全班的面 说:“呦,还有女生呢,来这 儿就是为了嫁人吧?”所以这 种态度很早就存在了,一直延 续到现在。就算今天我依然会 感受到这种态度。我知道,每 次开会我都得先化上10分钟让 大家了解我的能力和专业知 识,然后我才能转到会议的 正题。

      “鼓励女孩子追 求梦想、追求受教 育、考虑在咱们这 个行业谋职,对咱 们这些信息通信技 术行业的从业者十 分重要。””

榜样太重要了。2011年2月联合国妇女署在 纽约成立时,出席仪式的一位女士是宇航员, 她说,创造幻想离不开现实。要想让女孩子梦 到什么,就先得让她们见识什么。她们如果 从来没见过女宇航员,也就不会梦想成为宇航 员。所以鼓励女孩子追求梦想、追求受教育、 考虑在咱们这个行业谋职,对咱们这些信息通 信技术行业的从业者十分重要。

过去几十年来,信息通信技术行业真的改变 了世界。我们工作的方式,我们学习的方式, 我们保持健康的方式,我们获得正义的方式, 当然还有我们娱乐和交流的方式,全都变了。 对于追求信息通信技术职业的年轻女性来说, 机会数不胜数,而且这些职业都相当棒。我们 这些女性必须发挥自己的作用,让她们这一任 务变得轻松些,不要像我们那会儿似的。

“阿尔卡特-朗讯基 金会对一项全球项 目进行了整合,将 涵盖世界上1.35万年 轻人,其中70%是女 性。”      

Agnellini先生,您所在的公司是世界上最 大的研发机构之一,您是否担心因为年轻 女子鄙视研究而造成技术人才短缺?

Victor Agnellini: 作为一家在130个国家和 地区驻足的全球公司,在公司内部的所有不同 分支机构加强性别平等的尝试遇到的一个挑战 是,每一不同国家或地区的动力是不同的。我 们认识到,我们必须努力提高女性参加简单工 作的比例,然后再培养女性从事信息通信技术 行业。在公司内部,我们已多次讨论过这个内 容,并明确了潜在的瓶颈,这些瓶颈不仅存在 于大学阶段,而且存在于更早的时期。

为了增加年轻女性参与这一领域的机会,我 有幸担任主席的阿尔卡特-朗讯基金会对一项 全球项目进行了整合。基金会的重点目标是少 女;我们的计划将涵盖世界上1.35万年轻人,其 中70%是女性。我们很希望通过这一计划帮助 这些年轻人做到更积极地融入教育体制,并酌 情把信息通信技术作为更多地参与整个社会的 手段。

Lindén部长,在经合组织 的“2010年国际学生评估计 划”中,芬兰的数学位居 第二,科学位居第一。芬兰 女生的科学科目比男生优 秀,数学科目与男生不相 上下。但在大学层面研究 技术的女性还不到学生总 数的25%。原因是什么?

“其中最重要的一 件事是让年轻女子 认识到,把信息通 信技术与通常对女 性有吸引力的看护 专业结合起来,女 性将有能力发挥 作用。”      

Suvi Lindén: 跟其他地方一 样,芬兰在吸引年轻女子以信 息通信技术为业方面也面临同 样的挑战。研究显示,榜样还 没有那么多。女孩觉得搞技术 太土了,不那么时髦。芬兰是 一个ICT在很大程度上推动其 发展的国家,因为诺基亚就在 芬兰。尽管高中女生也研究数 学和科学科目并且表现不俗, 但她们还是想成为医生、护 士或教师。她们不想搞工程。 我们正在芬兰努力工作,让工 程对女性更有吸引力。其实我 们芬兰的工程师相当多,学工 程的学生也相当多,所以在信 息通信技术行业找个工作不那 么容易。但说穿了就是个感觉 问题。

芬兰开展了数字革命,我们 现在已经在谈论无处不在的信 息社会了,这个社会里设备也 相互通信,不光是人了。到处 都能获得技术。我觉得这为女 性开辟了相当多的机会。要是 女性能看到信息通信技术遍布 生活的方方面面 — 看护老年 人、护理、教学 — 这个领域 就更吸引人了。比如,女性将 能够把老年人看护与工程结合 到一起,因为需要发明很多设 备来帮助看护老年人。

我觉得女性有极强的能力创 造出便于使用的界面,制作出 使用简便的物件。我总是说, 在芬兰,因为我们的工程师太 多了,所有设备都是由他们制 造的,也是为他们制造的,因 此缺少使用方便的应用程序和 使用方便的设备。我认为女性 可以改变这一状况,所以我相 当乐观,希望在不久的将来工 程行业就会出现越来越多的女 性。其中最重要的一件事是让 年轻女子认识到,把信息通信 技术与通常对女性有吸引力的 看护专业结合起来,女性将有 能力发挥作用。

Ailamaki女士,您怎么会选 择研究计算机科学,在150 多人的班里作为9位女生 之一又是什么感觉呢?

“当时的计算机科 学离我们的日常生 活十万八千里,不 像现在,人人的家 里、人人的口袋里 都有信息通信技术 产品。”      

Anastasia Ailamaki: 本来我 是想当化学工程师的,因为我 喜欢化学。我17岁进入大学之 前根本没见过计算机。我在填 报大学志愿的时候,有人跟我 说:“你知道吧,希腊新开了 一家计算机工程学院。不过你 就甭想申请了,因为人家挑得 厉害。”一直到现在,我的毛 病都是别人告诉我别做什么, 包括我父母,我就非要做什 么。所以我把计算机工程作为 第一志愿,并如愿进入了这家 学院。

当时的计算机科学离我们的 日常生活十万八千里,不像现 在,人人的家里、人人的口袋 里都有信息通信技术产品。计 算机科学向我们展示了一片未 知的天地。我真的喜欢上了计 算机工程。不错,我们班确实 是有9位女生,149位男生,这 个现实你不得不接受。不过我 们对这个问题想得并不多,而 是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到我们正 在做的事情上。

假如我们马上转过头来看看 今天的情况,我们就会看到洛 桑联邦理工大学录取的女性百 分比开始下降,2003/2004年是 录取比例最高的时候。年轻人 不愿意学习计算机科学的原因 有两个。一个是在女孩眼里, 计算机科学家都是坐在计算机 前不修边幅的男士,热衷于编 程,对周围乱扔的空比萨饼盒 浑然不知。另一个原因是她们 只看见了产品 — iPhone、iPad 和计算机本身,看不到产品背 后的科学。她们需要见识一下 工程的组成要素,以便明白她 们也能做到。可惜在今天的设 备和服务中,这些要素都是藏 而不见的。

年轻人希望能大有作为,但 她们必须接受教育,搞清楚计 算机背后的科学为什么能成为 以及如何成为解决医疗、生命 科学和天文学等世界上重大问 题的推动力量。比如,计算机 科学和技术正在推动生命科学 的进步。教育是关键;如果教 育能够与时俱进,将会有更多 女性从事计算机科学。

在挪威,特隆赫姆的Renate 中心采用各种有创意的方式聘 用年轻女子研究科学技术, 包括女科学家工作服走台秀 和研究生与正要做出职业选 择的高中女生座谈。 — 摘自 Euronews旗舰教育系列节目 “学习世界”。

Velez女士,在年轻女性教育 方面,您是否觉得欧洲政府有 必要步挪威之后尘并更加积极 主动和富有创新?在您研究的 事例中,是否有过政府与私营 部门在这方面合作的先例?

“‘学习世界’是 每周播出一次的全 球性节目,观众达3 亿,遍布151个国家 和地区。我们试图 展示教育世界的典 型范例。”      

Aurora Velez: 虽然我不能代 言政府,但我还是想强调,教 育是政府的义务。在“学习世 界”栏目中,我们专门介绍北 欧国家采用的方式,特别是与 学生接触的方式。芬兰、瑞典 和丹麦都是教育典型。您刚看 到的是挪威的一段视频。

欧洲联盟没有欧盟层面的教 育方针。虽有达•芬奇计划和 伊拉斯谟计划等区域性教育计 划,但教育主要是各国政府的 责任。

“学习世界”是每周播出 一次的全球性节目,观众达3 亿,遍布151个国家和地区。 我们试图展示教育世界的典 型范例。我们在提到公共教育 的同时,显然也会提到私人举 措。我们最近在肯尼亚拍了一 部片子,说的是一家与当地政 府机构合作的私立学校为女生 提供机会的事,学校也给男生 提供机会,但主要是为了女 生,这些女生需要大力帮助以 获得铸就自己知识的机会和获 得达成个人目标的能力。

我想说的是,我们可以借鉴 北欧的情况,他们正在做出榜 样。同时,也让我们把目光转 向欧洲之外,看看南部是如何 处理同样的问题的。

Uygur先生,您认为教师 对学生的职业选择有多大 影响?您是否认为教师有 意让女生远离科技或者有 什么更深层次的原因?

“我觉得,作为老 师,我对学生影响 很大。作为孩子, 你没那么多东西来 编织自己的梦想, 全是父母、老师和 同伴的梦想……”      

Inal Uygur: 我们都曾有某 段时间身为学生,让我们设身 处地为学生想想,就会看到家 长和老师的影响是巨大的。小 时候,我们会认定是父母给了 爱,老师掌管着知识大权。

我觉得,作为老师,我对 学生影响很大。作为孩子,你 没那么多东西来编织自己的梦 想,全是父母、老师和同伴的 梦想,但孩子自己的思维又影 响着他们的梦想。

所以,如果问一个年轻人 “你打算怎样生活?”,这个 问题就很难回答。连父母和老 师也不知道5年后世界是什么 样。老师对学生的选择有无影 响?有。老师是否有意这样 做?这就不那么好回答了。

我有几个同事就不鼓励女 生学习数学和科学。多数人都 打心眼里认为自己这样做是出 于好意,因为他们觉得女生不 擅长这些科目。那为什么现而 今老师还这么想?这是个代际 相传的问题。随着这些老师变 老,这种看法就固化在他们脑 子里了,然后他们再接着往下 传。我觉得这可以在某种程度 上解释这个问题。

今天,世界变化如此之快, 每代都会有所不同。这就在学 校上游产生了一个问题,因为 教师可能会把他们成长过程中 对世界的看法传递下去,而这 一世界已不是他们的学生成长 所处的世界。尽管老师觉得自 己是想帮忙,但他们可能下意 识地成了问题的一部分。

Lodge-Clarke女士,能否介 绍一下微软的DigiGirlz 划和它是如何开展的?

“DigiGirlz是一个为 期一天的活动,在 世界各地多个设立 微软机构的地点举 办,活动的目的是 揭开数学和科学的神 秘面纱,提高女生 的自信程度。”      

Alethea Lodge-Clarke: DigiGirlz 是约10年前开始的,这是公 司几位女程序员的主意,她们 注意到对计算机科学和整个 信息通信技术感兴趣的年轻女 子短缺。您不妨看看美国跳级 考试的统计数字。2008年,高 中参加数学和计算机科学跳 级考试的学生当中,女生占 17%。1985年,计算机科学专业 的所有大学毕业生中有37%是 女生,2008年这一数字是18%。 这种下滑趋势相当让人担忧, 因为计算机和信息技术是我们 今天从事一切活动的基础。 “管道泄漏”的说法不绝于 耳,指的是女生在中学学习科 学,到了大学就转到其他领 域了。我们听说过的管道也 是各种各样的。但问题的实 质完全在于我们必须有所行 动,让更多的女生回到管道 内。DigiGirlz是一个为期一天 的活动,在世界各地多个设立 微软机构的地点举办,还有一 个为期两天的“DigiGirlz新兵训 练营”活动。活动的目的是揭 开数学和科学的神秘面纱,提 高女生的自信程度。我们和女 生一起共同了解在高科技产业 工作是怎么回事,让女生有机 会与微软员工一对一交流。她 们会见到产品展示并了解工作 原理。她们可以来到幕后,了 解课堂上学到的数学和科学是 如何应用到实际生活中的。

Sah女士,是什么让南 亚和印度的年轻女性研 究科学和工程的?

“在我们那样的传 统社会里,人们希望 我们女性既当超级妈 妈、超级厨师,又当 超级妻子和超级雇 员。样样都当好谈何 容易。”      

Gitanjali Sah: 总体上看, 女性在科技领域的代表性不够 充分,虽然相比之下,南亚和 印度的情况要好一些。在我们 那样的传统社会里,人们希望 我们女性既当超级妈妈、超级 厨师,又当超级妻子和超级雇 员。样样都当好谈何容易。

在印度,当医生或工程师 一直是令人向往的职业。父母 常常会鼓励我们,有时候甚至 是强迫我们学习技术课程。这 可能是印度有这么多女生和 男生学习技术的一个原因吧。 这不仅可以带给你令人尊敬和 收入丰厚的工作,还能带给你 社会地位。研究技术和工程甚 至可以提高女性婚姻美满的可 能性。在报纸和网站的征婚版 面,你常常可以读到男士“寻 工程师新娘”的启事。你有可 能因为是工程师而为自己讨得 一位好丈夫。所以在南亚和印 度,女性成为工程师的意愿更 可能是文化或社会使然,而不 是什么其他因素。

Ndege博士,当初您选择在信 息通信技术领域进一步开展研 究的时候,遇到了来自男同事 的阻力。他们当时为什么要反 对一位女性转入这一领域呢?

“我跟男同事一块 开会,他们会对我 说:你在信息通信 技术方面不够格, 你不应该来这儿参 加讨论技术问题的 会议。”      

Sperenza Ndege: 我们非洲 的落后由来已久。我们希望赶 上世界其他国家,现在正是我 们积极采取技术措施的时候, 虽然我们在信息通信技术基础 设施上还存在问题。成立非洲 虚拟大学(AVU)是世界银行的 一个项目,1997年正式推出。 非洲虚拟大学原本是打算作为 一个以技术型远程教育网,用 于弥合非洲的数字鸿沟,特别 是以科学和工程能力建设的方 式。肯雅塔大学从一开始就是 这个项目的合作机构。

我的第一拨计算机扫盲课程 是在1999年左右选修的。我有 社会科学和文学背景,我决心 试试计算机扫盲。就这样,我 决定试着学习计算机技术,我 在比利时选修了4个月的信息 通信技术课程。

我回到祖国后,有人要求我 帮着非洲虚拟大学开办一个网 站。当时网站在我们国家还很 稀奇,没有多少人知道网站技 术。大家很奇怪为什么让我这 样一个学社会科学出身的文学 硕士和语言博士帮着建设大学 的网站。这可是个重头戏。

后来我才意识到我在大学 信息通信技术系不受欢迎。这 个系没有女性。有一位男同事 告诉我,我在这儿不受欢迎, 因为我是女的,因为我只上过 证书课程而不是非洲虚拟大学 的科学学士学位课程。言外之 意是帮着大学建网站的活儿应 该交给信息通信技术系的一位 男性。

我跟男同事一块开会,他 们会对我说:“你在信息通信 技术方面不够格,你不应该来 这儿参加讨论技术问题的会 议。”开这种会我特别紧张。 有一天我终于下决心不再忍 了。我申请了英国一所大学的 计算机教学系统硕士课程。为 了交学费,我拿出了一部分存 款,我丈夫又从他的存款里给 我添了一部分。7个月的信息 系统科学硕士课程花了我1.5万 美元左右。这个资历让我在信 息通信技术方面够了格,也让 我的男同事更能接受我了。

我对电子教学能给我们这 样的国家带来的效益尤其感兴 趣。肯尼亚政府现在已经在中 学引入了电子教学,并把计算 机研究纳入了课程,对此我感 到特别开心。现在这还不是强 制性的,但我觉得下一步会这 么做的。

每个一年级大学生都必须 进行计算机扫盲研究。我们目 前的情况就是这样,我很高兴 听到学生说“我想当信息通信 技术专家”。目前正在肯尼亚 教育系统中成长的女生已做好 了迎接技术科目的准备。

 


* Reprinted with permission from UN Women (www.unwomen.org).

  上期杂志 可印制版本 回到本页页首 用电子邮件发给友人 下期杂志 《国际电联新闻月刊》的版权 2019
免责声明 - 隐私权政策